赤蛇

安雷卡「接上一个文」

我。。。慢慢写吧x好喜欢刀子啊(゜-゜)
注意避雷! @井盖er 快说你爱不爱我
深夜发文太刺激了

* 一 *
  又是那个梦。
  一次又一次,反反复复。
  不停地出现。
  梦里,是一片被血染红的世界。暗红的天空十分压抑。
  “滴答”是血滴落的声音。
  这……是哪?
  艰难的抬起头,眼前一片漆黑。头疼欲裂,熟悉的声音渐渐传入耳朵。
  “……去死吧。”
  “安迷修,你……!”
  断断续续的对话,模糊不清。头……好疼……
  是大哥和安迷修的声音。怎么回事?
  视线渐渐清晰,眼前的一幕使卡米尔心悸。
  “安迷修!你住手!”
  手起刀落。刺眼的红光一瞬即逝,沸腾的鲜血涌出。引入眼帘的是大哥不甘的脸庞和脖子上狰狞的刀口。
  所有的一切都透露着死亡的气息。
  一直无形的手,缓缓扼住了咽喉。沉闷的窒息感要将自己压碎,无边的怒火与哀伤混杂。
  梦醒,脊背传来的阵阵寒意包裹着卡米尔。
  这到底是什么?一次又一次的梦见,像是预言,像是提示,更像是警告。
  转头看了看旁边睡得正熟的雷狮,恐惧如浪潮一般袭来,可卡米尔还是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
  睡意全无。静静靠在一旁。思绪乱如纠缠不清的丝线,深蓝色的眼里闪过一瞬的担忧和恐惧。
  我在害怕什么?
  窗外的夜空没有一颗星星,黑色的天空犹如一张巨大的幕布。黑得让人心生不安。像是死亡的预告。
  就这样,卡米尔一直坐到了天亮。
  雷狮醒来又看到了靠在窗子旁发呆的卡米尔。
  “卡米尔,你最近很怪。有什么就说,别老憋在心里。”
  第十二次了。卡米尔在心里默默地念着。
  这个梦已经梦到十二次了。
  “我没事,大哥。”卡米尔并不想让雷狮知道。
  “那就去找安迷修吧,去找点乐子。”耸了耸肩,将武器扛在肩上,暗紫色的瞳孔里充斥着兴奋与玩味。
  卡米尔张了张嘴,却还是什么都说不出。只能把话往肚子里咽,哽哽的,很难受。
  “老大老大!今天要去找安迷修干架吗!”一旁的佩利又开始莫明的兴奋起来。
  这个傻子。帕洛斯无奈的摇了摇头,目光看着身后异常沉默的卡米尔,不知在计划什么。
  一路上,佩利还是一直兴奋不已,跟着雷狮跑来跑去的狩猎。可卡米尔却愈发沉默,帕洛斯也渐渐意识到了卡米尔的不对劲。
  “卡米尔,老实跟我说,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。”
  闻言,卡米尔终于把头抬起了一点点,看着远方的天微微皱眉,“很复杂。”说着,目光又渐渐看向正在狩猎的雷狮,仿佛想要把那背影刻在心里。
  帕洛斯眼里划过一丝了然,“生命危险么。”看着卡米尔转身就走的身影,嗅到了异样的气息。微微叹了一口气,是时候,该走了……
  气氛渐渐沉闷,天竟也一点点地开始泛红,不祥的预感愈来愈重。
  刹那间,卡米尔仿佛又到回了那个梦。周围是血色的红。那是……人间地狱。
  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浓厚,快要冲出胸膛。喉咙像被卡住一样,难以呼吸。
  这是,巧合?
  雷狮回头看了看越来越不对劲的卡米尔,想要问些什么,但看到他眼里的惊慌和不安,却是张了张嘴,什么也没有说。
      这不像他……到底,出了什么事。
  空气渐渐凝固,雷狮眼里的一抹担忧很快被想要厮杀的欲望和隐隐的兴奋代替。
  “安迷修,找到你了。”

评论(18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