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蛇

★安雷卡(二)★

注意避雷 避雷 避雷 啊
到第二章了x开始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,为什么要写(゜-゜)这个感觉好方啊
头脑风暴,大脑空白。
可能有点乱,将就着看看,小学生文笔
(゜-゜)  @井盖er

  (二)
  安迷修靠在巨石上,看着渐渐阴沉的天空泛起了骇人的红,心中也渐渐不安,一丝浮躁涌出。
  “安迷修,找到你了。”
  远处又传来雷狮讨厌的声音,思绪被硬生打断。好看的双眉微皱,不想见到他,至少是现在。
  雷狮的日常找来打斗也是家常便饭。似是经常见面的缘故吧,曾经的厌恶渐渐消散,留下的是说不清,道不明的情感。为什么变成了这样……
  安迷修有些心烦意乱,他想毁掉雷狮,彻底的。
  那这次,先动手好了。
  双手握上剑柄,安迷修的意识却渐渐混乱,仿佛坠入了一个深渊,在那里,只有不停的杀戮。双眼失去了焦距,变得空洞,麻木,只有一个声音在脑中回响:杀了他。
  安迷修向雷狮逼近,挥动着长剑朝雷狮的脖子刺去,因迅速的移动的而引起的气流将沙石卷起,漫天飞扬。
  而此刻,卡米尔却陷入了一个厄梦。这个场景他已经一次次的在梦里看到,梦境里大哥一次次地死在自己的面前。无数的疑惑扑面而来,这到底,是什么……
  看着眼前渐渐逼近的剑尖,雷狮敏锐地向旁边一避,却暴露了站在自己身后愣神的卡米尔。巨大的力量将毫无防备的卡米尔挑起,向远处重重砸去。
  一声巨响,卡米尔的后背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在地上划出了一到痕迹。几口鲜血呛出,后脑传来的剧痛使卡米尔渐渐失去了意识,这一幕,是巧合吗……与梦境重合的现实。
  “安迷修!你疯了!”暗紫色的瞳孔骤地一缩。而安迷修什么都不说,回应雷狮的是更猛烈和疯狂的攻击。
  “老大!我来……”佩利来不及吼出一句话,后颈就被帕洛斯的暗黑使者重重一击。顿时间,眼前一片漆黑,意识渐渐散去。
  “第四和第五的斗争,是旁人无法插手的。走吧。”不远处,帕洛斯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,眼角的目光看到了一个藏在树后的黑影,心底的疑惑被一点点的证实,飞速地带着佩利离开了,傻狗,这回你可别怪我……
  打斗掀起层层气浪,雷狮的雷神之锤所过之处皆是电闪雷鸣,飞沙走石。很远便可看见在空中交战的两人,巨大的轰鸣,冷兵器的相互碰撞,擦出一寸寸的火光,在血色的天空上留下来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。
  雷狮愈来愈心惊,看着安迷修如空洞的眼底,不禁闪过一丝疑惑。面无表情的面容,如一潭死水的双眸,愈加凌厉的攻击,“你到底是怎么了!”面对安迷修不要命的攻击,雷狮渐渐有些吃力,这家伙,疯了吗!?
  “呵,那就来吧!”战欲被点燃,雷狮的攻击也变得致命和疯狂。
  “呵呵,很好地误会了他呢,雷狮。”
  安迷修的速度愈来愈快,攻击也更疯狂。长剑在雷狮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狰狞的伤口,而安迷修的身上也被电流划下一道道的血痕,焦黑的皮肉翻卷开来,鲜血很快将大地侵染。
  “安迷修你够了!你到底怎么回事!”但雷狮愤怒的吼叫也不能在安迷修的眼里掀起波澜。
  “那朵花……起效果了。被控制的安迷修,可是不会听进话的。”
  一个黑影从地上掠起,冲向了正在交战二人,银白色的刀光闪过,直逼雷狮的咽喉。电光火石之间,雷狮虽然避开了那刀光,却被安迷修刺中了胸口。
  “是谁!?”
  很快,鲜血蔓延,而那个突然出现的黑影也消失了。胸口的剧痛使雷狮不能去思考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。
  刹那间,安迷修也渐渐恢复了意识,“怎么……”瞳孔里尽是不可思议,我这是,怎么了?怎么回事……雷狮……
  而雷狮却觉得有些讽刺,自己居然会死在他的剑下……听见了啊,长剑刺入身体的声音。温热的鲜血从刀口涌出。
  “安迷修,你真可笑啊……”安迷修很恨,恨自己的无能为力,“那个人,到底是谁?”
  又是这个声音。安迷修觉得有些刺耳,手上不自觉地用力,又来了,想要毁灭的心情和渐渐控制不住的身体。
  长剑渐渐没入身体,雷狮慢慢抬起头,看到的是安迷修那充满了憎恨的双眼。但他也看见了,在憎恨之下掩埋着的的迷茫和孤单。
  “呵呵,回答我啊,安迷修……”
  又是这个笑容,带着高傲和狂妄,身上的刀口显得微不足道,这张令人生恨的脸上满不在乎的神情,安迷修觉得很刺眼。
  手上一点点地用力,将长剑慢慢刺穿雷狮的身体。这张脸……真讨厌。
  猛的,安迷修意识到了什么,身体,竟不受控制,停不下来了……“雷狮,做个了结吧。”不知为什么,安迷修的声音有细微的颤抖。
  雷狮有些脱力地靠在巨石上,“要动手就快点,少磨蹭。”
  即使这样,雷狮依旧不惧死亡。静静地等待着安迷修将他生命取走。浑身上下撕心裂肺的疼痛也不曾使他卸下独属于他的狂妄。但看着眼前这个将取走自己生命的人。紫色的双眸划过一丝失望,这个人,是他日夜思念的人,是他想要独占的人。
  呵呵,真不甘心啊……
  鲜血将大地淬红,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。安迷修缓缓举起长剑,剑尖直指雷狮的喉咙,他缓缓闭上了眼睛,尽快结束吧。
  一道红光闪过,鲜血从刀口涌出。卡米尔慢慢回过神,一睁眼,便又是这一幕。但这次,卡米尔知道,不是梦。
  眼泪划过脸颊,冲走了留在安迷修脸上的血迹。但自己,为什么会哭?呼吸变得困难,心脏,有点疼。仿佛听见了,心脏停止跳动的声音,喧嚣的血管慢慢冷却,生命终结。
  “他刚刚,问了什么来着……”
  “安迷修!”耳旁传来卡米尔愤怒的嘶吼。

评论(3)

热度(26)